欢迎你来到 苏州市平江区实验幼儿园网站 !     .

当前位置: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 首页欢迎来到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网站 > 教育科研 >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永久登录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最新热门文章
雁塔区长延堡街道第一
中国教授离“王健林的
今日截止报名|第三届
最佳人气教师PK,有你
阅读,才是最好的“补
幼儿园设“奖学金”
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今天
雅思考官吐槽各区考生
语文课堂丨50句常用的
名校or名专业?鱼和熊
最新推荐文章
本站友情连接
当前位置: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 首页欢迎来到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网站 > 教育科研 >

中国教授离“王健林的小目标”有多远?-智见精选

时间:2016-12-08 09:23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中国的教授们面临一个最好的创业时代,但同时也肩负着两重挑衅——不仅需要探索新的发明技术,更需要参加摸索中国创业生态的完善之路

  面对陈鲁豫的采访,王健林无意中说出了他对年青人的等待——设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一夜之间,“王健林的小目标”蹿红大江南北,成为众人的口头禅,却少有人真的以此作为尽力的目标。因为,这个小目标对于普罗大众真实是太遥远了。那么,它对于大学里的教授们距离又有多远?

  本文作者包云岗,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美国的教授富翁们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学术成就与成为富翁是两个不可兼得的目标,所以大学教授们不是学术卓越却一贫如洗,就是不务正业只顾赚钱。这种观点也许在某个特定时代环境下是成立的,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则显得有些武断。

  实际上,一些美国计算机范畴的顶尖学者不仅学术造诣卓越,个个都是美国科学院或工程院院士,而且都创办了胜利的企业,在推动计算机技术发展的同时,本人也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富翁,实现了王健林的小目标(参看表一)。

  以普林斯顿大学盘算机系教授李凯(Kai Li)为例,2001年学术休假期间,他在硅谷结合开办了Data Domain公司,研制了国际上首个数据冗余删除存储产品,开拓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新市场。随后,Data Domain于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在2009年被EMC以24亿美元收购。李凯教授在2012年入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他也时常被圈内戏称为最富有的华人教授。

  所以,美国的大学教授是一份布满吸引力的职位,每年全美最优秀的博士毕业生第一择业选择往往是大学教职。这些职位竞争也是异常剧烈,一般都是数百人竞聘2个—3个职位,真堪称百里挑一。

  表一. 美国大学计算机系统领域顶尖教授的创业成就

姓名 大学 学术荣誉 业界表示
Arvind MIT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Bluespec
FransKaashoek MIT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SightpathInc,被Cisco收购
Anant Agarwal MIT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Tilera公司,推降生界上第一款64核商用处置器
Bill Dally Stanford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Stream Processors等公司,现为NVidia首席科学家
John Hennessy Stanford 科学院/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MIPS公司,现为Google、Cisco董事会成员,斯坦福大学前校长
Mark Horowitz Stanford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Rambus公司
Nick McKeown Stanford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Nicira Networks,于2012年被VMWare以12亿美元收购
Mendel Rosenblum Stanford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VMWare,2004年被EMC以6.5亿美元收购,市值超400亿美元
Eric Brewer UC Berkeley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Inktomi,被Yahoo收购
David Culler UC Berkeley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Arch Rock公司
Scott Shenker UC Berkeley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Nicira Networks,于2012年被VMWare以12亿美元收购
Kai Li Princeton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Data Domain,于2009年被ECM以24亿美元收购
Larry Peterson Princeton 工程院院士 现任Verivue Inc. 首席科学家
Pradeep K. Khosla CMU 工程院院士 创办了Board of K2T Inc.

  (资料起源:依据公然资料整理)

  美国创业生态的来源

  一些美国教授富翁的出现绝非偶尔,除了这些教授们本身卓越的才能以外,很重要的因素是成熟的创业生态,它得益于美国政府的政策鼓励。但是,这种生态形成的起源可能会出乎很多人意料。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越南战争停止、国际石油危机等多种因素,美国涌现了一次规模较大的经济危机,1973年—1975年危机最严重期间,工业生产甚至下降了15.1%,失业率大幅增长,通货膨胀严重,整个国家经济陷入“信心危机”。

  为了振兴经济,美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希望能推动经济转型。这些措施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是知识产权和专利优惠政策。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接收联邦政府经费资助的美国大学,其所产出的专利等知识产权都归联邦政府所有,但这些科研成果市场转化率极低。当时一项统计发现,联邦政府持有的2.8万项专利中,只有不到5%实现了贸易化。在美国国会参议员Birch Bayh和Robert Dole的推动下,美国于1980年公布了《拜杜法案》,允许大学保存由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所产出的专利所有权,这极大地进步了科研成果的技巧转化率,加快了科研结果的产业化步调。

  美国大学技术治理者协会(AUTM)在2014年的考察数据显示,自1980年《拜杜法案》颁布以来,美国大学孵化近5000家创业公司,创造了380万个新就业岗位。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的Richard Jensen与Michael Jones的研究工作甚至发现,一个大学性命科学院系的研究程度与其创业活气亲密相关。在联邦政府政策的鼓励下,从前20年美国大学申请受权了超过8万件专利,这些专利许可创造了5200亿美元的经济价值,增进了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是通过养老金与税收改革促进社会投资。如表二所示,1978年之前的经济危机期间,只有少数风险资本存在。1978年美国政府修正了《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案》,允许养老金投资私募基金。随后在1981年又推出了《经济复苏税收法案》,将资本收益税从28%下降到20%,使得高风险投资更具吸引力。在这些政策的刺激下,风险资本浮现爆炸式增长。1978年到1983年的五年间,风险投资基金从十几家激增至113家,每年新增风险资本更是增长了16倍,从2.2亿美元增长到36亿美元。这些风险资本与《拜杜法案》所释放出的知识产权相联合,引爆了美国的创业热潮,1980年至1984年间成立了近6000家高科技创业公司,远高于整个七十年代。

表2. 美国风险资本基金机构逐年走势图

资料来源:Thomson Reuters, 2008 Investment Benchmarks Report: Venture Capital

  创业型大学

  除了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美国的大学也在踊跃探索有效的科研成果转化模式,制定各种措施激励在校师生创业,努力成为创业型大学。

  斯坦福大学是成功的创业型大学典型,过去几十年采用一系列措施打造创业生态圈,包含树立科技园区(硅谷),成立技术许可办公室(Office of Technology Licensing,OTL),成立创业孵化器StartX,开设创业指导课程等。除了大家所熟知的硅谷,另外值得一提的措施是OTL。1970年,斯坦福大学成立了OTL,将教授们的发明专利许可给企业界,实现科研成果的商业化,同时OTL也帮助大学教授与企业建立协作研究,为大学教授和学生创业提供指导与服务。经过几十年的实际,斯坦福大学的OTL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成果转化模式,仅2014—2015财年,OTL办公室就通过695项技术的专利许可获得了9500万美元的收益,辅助教授们启动了157项来自业界资助的科研项目。如今,很多美国大学都设立了各自的OTL办公室。

  这些办法在斯坦福大学旁边形成了一个集合了技术、资本、管理、法律等各类人才的创业生态圈,即硅谷。在硅谷,创业的效率是其余处所无法相比的,这种效率不是来自政府主导的创业园区所提供的硬件前提与优惠税收,而在于可以供给创业全过程中每个环节所需要的软服务。好比,你有一个好的创业想法,在硅谷你可以很快找到经验丰盛的工程师倏地实现,也轻易找到热衷于初创公司的商业人才赞助融资,甚至当公司做大、即将IPO之际面临突如其来的专利讹诈,也可以很快找到身经百战的律师来应对。

  在硅谷创业已经有成熟的套路可以参考,从技术评估、组建团队、股权调配、市场开辟、财务管理、法律咨询,甚至退出机制都相当完善。因此,当教授们发明了一项新技术,很快就能够成立创业公司,几年后教授们华美地转身退出,将创业公司以几千万美元甚至几十亿美元卖给至公司,开端研究下一个新技术,酝酿下一个创业公司。

  中国教授们的机会

  中国的经济正处于转型期,总理在2014年9月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令,随即在国内掀起了一轮全民创业高潮,各种O2O创业公司、APP公司风起云涌。据统计,仅2015年得到A轮投资的企业就高达846家,但邻近2016年底已经倒闭或濒临倒闭的也不在少数。究其原因,绝大多数创业公司主要靠商业模式创新,无法通过专利维护形成技术壁垒,这和美国教授们创办的公司有实质差别。

  国家不断出台新的政策,估量高校院所的科研职员创业热忱会连续升温,在行将到来的第二轮创业热潮掀起时,笔者希望创业者更多地关注技术壁垒。

  自进入2016年以来,笔者身边已有多位中国科学院、清华与北大的同事与朋友相继成立了创业公司,并获得了千万级风投。如,2016年3月中科院计算所陈天石、陈云霁兄弟成立寒武纪科技公司时,清华大学汪玉副教授与学生姚颂成立了深鉴科技公司,5个月后,中科院计算所山世光研究员与其学生刘昕博士成立中科视拓公司。

  这些创业公司都有一个相同的特色:课题组研究出一项好成果,然后在国际顶级会议期刊发表,得到国际学术同行认可。由此受到了风险投资基金的主动关注与接触,于是成立创业公司。

  比较有趣的现象是,这些创业公司的成立许多是危险投资在推动,是投资人在说服教学们下海创业。也许这是相符经济发展规律的。

  上述美国圣母大学Richard Jensen与Michael Jones的另一项研究发现便是,当美国经济不景气时,有吸引力的项目减少,风险投资会更偏向于投资新技术,于是教授创业公司就会增加。上世纪七十年代经济危机,在政府一系列政策激励下到八十年代掀起一轮创业热潮,大学教授表演了创业先锋角色。如,斯坦福大学老师Leonard Bosack与Sandy Lerner夫妇在1984年创办了思科公司,现任斯坦福大学校长John Hennessy在1984年创办了MIPS公司等;2000年左右,网络泡沫幻灭,纳斯达克瓦解,“911事件”更是重创全民投资信心,但大学教授们依然坚守创业阵地,他们相信好技术是经得起考验的,普林斯顿大学李凯教授正是这个时代(2001年)创办了Data Domain,并很快获得了风投。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教授们主导的创业也许是经济复苏中很重要的成分。

  中国的教授们正处在一个最好的创业时代,但同时也肩负着两重挑战——不仅需要探索新的发明技术,更需要参与探索中国创业生态的完善之路。

  现在,国内科研院校的科研人员常常埋怨待遇比企业界低太多,甚至不及自己刚毕业学生的一半。事实上,计算机这个领域中真正成功的学者不应该是贫寒的学者,因为计算机领域很多成果的研究会推动产业,从市场上取得回报,计算机领域实在是一个最容易将智慧转化为财产的行业。相信随着创业生态的完善,这种局势必将转变,未来中国将会呈现一批教授富翁,轻松实现王健林的小目标。

  原文发表于2016年11月的《财经》杂志。

  搜狐教导《智见》精选转载

上一篇:中学生能力哪家强?新加坡领先 中国排名大滑坡
下一篇:英国留学:这20个有毒专业,千万要慎选啊!!!

遇见孩子   成为更好的自己——星洲党总支“星
遇见孩子 成为更好
立足平凡岗位 彰显党员风采
立足平凡岗位 彰显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2019第五届中国智慧城市博览会在北京启幕
2019第五届中国智慧
Copyright © 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