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来到 苏州市平江区实验幼儿园网站 !     .

当前位置: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 首页欢迎来到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网站 > 教师心语 >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永久登录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最新热门文章
【期末干货】初中化学
“一起运动 无乐不作”
中学共青团改革方案公
2017考研管综数学基础部
2017MBA管理类联考综合写
暑期即将结束儿童返校
2017年考研热的背后,突
2017考研复试问答第四期
IET英国工程技术学会与
一篇创始人和CMO们必看
最新推荐文章
本站友情连接
当前位置: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 首页欢迎来到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网站 > 教师心语 >

映像?精选 - 名家笔下的清华??王淦昌,“清华是我的摇篮”

时间:2016-12-19 06:41 来源:未知 作者:木木

  

  

题记:王淦昌(1908-1998),江苏常熟人,两弹一星元勋,被誉为“中国核武器之父”、“中国原子弹之父”,于1925年至1929年就读于清华物理系。本文节选并改编自经他口述、李瑞芝整理的文章《我的摇篮》,记述了王淦昌先生对清华求学期间一些小事的回想,从中能够看到他对母校深挚的情感。

一九二五年我被录取为清华学校大学部第一届学生,我愉快极了,从上海抱着简略的行李来到北京。那年我刚满十八岁。踏入清华大学校园,首先看到的是那桐写的“清华园”三个大字。那时候的清华大学,校园没有现在大,大概不到现在的五分之一。

学校周围是宽广的庄稼地和乡村农舍,清华大学巍然耸立其中,有如出类拔萃,非常突出。清华校园绿草如茵,树木葱翠,五颜六色的、我说不著名字的花儿,围绕在各种修建物的周围,那生动舒服的体育馆,精细幽雅的图书馆,雄伟壮观的大礼堂,严肃牢固的科学馆,更是令我向往。

进了清华,第一件使我难忘的事是陶葆楷同窗给我的帮助。他比我大一二岁,比我早几年进校,他时常对我说:“我们未来都要分开学校的,无论是在学校当老师仍是在某单位、某部门工作,除了有丰盛的学识之外,还要有好的口才和抒发才能,才干把你的思维、你的知识更有效地流传给别人。”他激励我学讲演。最糟糕的是我在中学时只喜好数学,不注重国文的学习,不知讲演稿怎么写,他耐心地教我,教我如何做笔记,如何写稿子,如何报告。在他的辅助下,我终于摸到了“门”。后来我可以比较流利地写学术论文,写讲义,在给学生讲课或和同事们交谈时,常爱带几分幽默,这都与他当年对我的赞助分不开。

在第一年一般课程的学习中,最使我着迷的是化学课。我在中学时从没接触过化学实验,而在清华大学的化学试验室里,各种各样的试验装备和试剂使我眼花纷乱,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和喜欢,对各种化学反映都有非常高的兴趣.进了试验室我老是当真地、尽可能多地做各种试验,做着做着就忘了时间,经常要有人提示我或赶我离开试验室时,我才会感到到肚子饿了,赶紧到食堂去找点什么充充饥。

有一次上普通物理课,叶企孙教授在大课堂上给我们做物理实验,表演伯努利(Bernoulli)原理,行将豌豆放在一个很小的、带有管子的漏斗型上,从管子那头吹气,豌豆飘在漏斗中间,掉不下来,也没被吹的气冲走。他要学生们解释这是什么现象,我想了想,说明了这个问题,叶教授听了非常兴奋,说我理解问题清楚准确。自这以后,他时常找我,和我谈许多物理问题,关怀我的学习和生活,告知我学习上有困难和问题时,随时都可以去找他。我原来是想学化学的,可是在一年后,在叶企孙教授的影响下,认为物理实验也很有意思。就这样,在进入专业课学习时,我选择了物理。从此决议了我半个多世纪以来始终在物理的海洋中遨游!

一九二八年,我已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了,这时吴有训教学应聘来清华物理系主持近代物理课程。他在教学中尤其重视物理实验,给我们介绍和剖释了近代物理学的重要实验及其结论,特殊注重训练学生从事实验物理学研究的本事,使学生充足掌握实验的技能,尽力进步实验的准确性,把对物理实践的懂得树立在稳固的试验事实之上。

吴有训教授还手把手地教我做实验。那是一九二九年冬天,我毕业后留校当助教,他给我肯定了一个研究标题:清华园周围氡气的强度及每天的变化。为了完成这个课题,吴教授和我一起到图书馆找参考书,到学校甚至到市场上选择仪器设备,教我做实验的办法。于是从一九二九年十一月开端,我每天上午九时前将六米长、直径零点五毫米的裸铜线程度地架到实验室外五米高的空中,用蜡杆使它绝缘,用静电机使导线拥有负三千伏的电势。裸铜线架在空中,直到上午十一时,然后仔细地把它绕在一个线框上。在静电机结束工作二分钟后,把线框放入金叶验电器的绝缘箱内,通过显微镜读出金叶的放电率,同时记载下该天上午的大气压、风速与风向、云的性质与散布、气温。

这个实验假如是在夏天倒没有什么艰苦,最多出点汗,遇到雨天挨点浇罢了;可这是在冬天,整个实验都是在冬天做的,那时候北京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要冷,我要在雪窖冰天的室外天天重复进行架线、绕线、观测气候的劳动,遇上恶劣天气更是糟糕。记得有一次刮大风,裸铜线刚刚架上去就给大风刮倒了,但实验还是要做呀!我又重架,重复与大风格斗了三次才算架牢,弄得我疲惫不堪,双手都冻僵了,回到室内像针刺一样疼痛。

就这样连续做了六个月,收集到了完整的数据和大气喷射性的均匀值与最高值的按月的变化,得出了结论,写出了论文。过了若干年,我自己当了教授时,才深入理解到原来吴有训教授让我做这个题目标目的,除了要透彻研究景象因素对大气放射性的影响外,更重要的是要锤炼和造就他的学生自己动手做实验的能力和耐心,即便在艰难恶劣的前提下,实验也不能间断。

1930年我考进德国柏林大学做研究生,在那里一次偶尔的机遇看到了我上面说的那篇论文被翻成英文发表在清华大学论文集第一期上,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事,使我非常惊奇,非常感谢,吴教授对他学生做的事就像他本人做的事那样认真,竟亲身翻译并送去发表。它又是一股无形的动力,鼓励着我在柏林大学认真做研究。

  供稿映像设计组

  创意映像设计组

  文字 王淦昌

  图片宋晨

  编审赵鑫、尹霞、张歌明、张铮

  设计 王寅、张颖、郭洁

上一篇:【真题】2016海淀初三(上)期末文化课试题&答案汇总
下一篇:一篇创始人和CMO们必看的品牌打造方法论(1)

遇见孩子   成为更好的自己——星洲党总支“星
遇见孩子 成为更好
立足平凡岗位 彰显党员风采
立足平凡岗位 彰显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
2019第五届中国智慧城市博览会在北京启幕
2019第五届中国智慧
Copyright © 苏州市平江实验幼儿园 All rights reserved.